酒匠海半仙

民间故事 2019-09-11 16:4588未知运鸿

    海青是同山镇上最著名的酿酒师海三两的儿子,也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少爷。他经常和一帮游手好闲的人鬼混,在大街上大摇大摆,吆三喝四,弄得整条街鸡飞狗跳的。人家提鹦鹉,养小狗,他却养一只鹅,还有事没事就遛鹅。每天午后,海青喜欢睡在同山镇街口大樟树下的那块一人多长的青石板上,也喜欢去海角寺的那片长草的空地练武,懂行的人都说他那武功是花架子。海青还喜欢四处掏鸟窝,没干多少坏事,但干的绝对不是正经事。所以说,他根本不像他那忠厚老实的爹海三两。海三两喜欢喝同山烧,每顿三两,雷打不动。喝完酒,他喜欢拿一块惊堂木在桌子上一拍,晒谷场上给四邻八舍的人说书。父亲不喜欢海青是因为海青一不会说书,二不会蒸烧酒,这让他后继无人。海青滴酒不沾,却经常去棋馆和别人下棋赌博。这个赌棍最漫长的一次赌,一共赌了三天三夜,输掉了他父亲的五百坛酒。
    海青看中了小艾。小艾是慕江南成衣铺的,她是同山镇上著名的裁缝,她带着两个徒弟小树和小叶,经常去大户人家家里给人量体裁衣。镇上黄老爷的儿子黄奇镶是个读书人,温文尔雅得一塌糊涂。小艾在替黄奇镶量衣时,喜欢上了他,望着他挺拔的身材,小艾的心就胡乱地跳动。
    海青经常去缠小艾,他就带着他的鹅,在小艾的慕江南裁缝铺里吹牛皮。他说要在城里给她开最大的裁缝铺,不仅慕江南,还慕全国,还慕全世界。小艾不理他,小树也不理他,只有小叶说,上海那边都打起来了,还慕全世界?只有那只鹅,胡乱地叫得很欢,喝醉了酒似的。
    同山镇的汤江岩上有一个铜锣寨,寨主陈三炮,是个悍匪,脑门上有道疤。有一回他下山绑回来两个财神,一个是海三两,一个是小艾。陈三炮放狠话,说三天不拿三百块大洋来赎,就他娘的撕票,就他娘的撕成一百瓣。有人在赌馆对着海青嚷,说海青你爹被绑了财神,你怎么不急?海青不着急,照样跟那帮游手好闲的家伙吃酒赌博。第三天,海青上山了,带着那帮混蛋兄弟给他凑来的三百块大洋。海青站在寨口对喽说,别给你海爷爷弄错,我要赎的不是海三两,是小艾。后来陈三炮从山上传下话来,让他进了山寨。海青看到海三两在一片空地上帮陈三炮蒸烧酒,那一小缕酒顺着一根小管涌下来,喷香喷香。海三两生气地说,你不赎老爹你赎艾裁缝?你的良心长歪了。海青吸了吸那股酒香说,陈三炮绑你就是想让你蒸烧酒给他喝,你以为他敢撕票?这时候陈三炮被两个小匪从聚义厅扶了过来,他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了,不停地打着香喷喷的酒嗝。陈三炮在第三天酒醒的时候,赎金交上了,小艾已经被小树小叶领回家了。陈三炮看到海青却没走,在他山寨里玩得正欢,竟然向山匪们学打枪,还想要在山寨留下来。海青兴奋地对刚刚醒过来的陈三炮说,我觉得我特别适合住在山上。陈三炮笑了,笑着笑着突然收起笑容,沉着脸说,做梦!海青说,你到底收不收?陈三炮咬着嘴唇,一字一顿,不收!

    海青灰溜溜下山,把那帮游手好闲的兄弟们叫到了镇外那一大片的粟米地,他身边还是那只大白鹅,依然嘎嘎地叫。海青说,谢谢兄弟们给我凑三百块。海青又说,陈三炮不给面子,不肯收我,总有一天,我们统统上山去赌博。那铜锣寨里,真是太好玩了。接着海青带着这帮二流子去裁缝铺找小艾给自己提亲,敲锣打鼓的。海青说,你要是嫁给我,那可是吃香喝辣一辈子。小艾倚在裁缝铺的门框上说,三百块大洋会还给你,提亲没门,你还是回去吧。小艾心里喜欢的,其实只有镇上最雅致的黄奇镶。看到黄奇镶坐着黄包车从慕江南成衣铺门前经过,她的两眼就能放出光来。

    日军侵略诸暨途经同山镇。因为遇到游击队抵抗,日军损失了一个小分队。于是日军割茅草一样割掉了一批人,其中就有海三两。日军是黄奇镶带了来的,他竟然当上了皇军的翻译。有一天黄奇镶带着日军小分队从同山镇去枫桥镇,经过大片的粟米地时,突然看到海青在和大白鹅下棋。黄奇镶大笑,说你这个人是不是癫掉了,你和一只大白鹅下棋。突然一声枪响,从粟米地里钻出来一堆人,都是平常和海青玩的那些混蛋朋友。那天这帮混子杀了敌,杀得红了眼,最后自己也一个个倒在血泊中。
    受伤的海青一身的血,抱着他唯一的大白鹅上了铜锣寨,对陈三炮说,你到底收不收?陈三炮咬着嘴唇说,收!海青脸上就浮起了笑意,他想起杀死了小分队的日军后,他一把火把粟米地烧了。火映红了半边天。海青后来对陈三炮说,可惜让黄奇镶溜了,但是,老古话不会错。
    陈三炮问,什么老古话?
    海青说,逃得了初一,逃不过十五。海青说完,咕咚一声晕倒在了地上。
    海青就在铜锣寨住了下来,在山上搭棚给土匪们蒸烧酒。蒸出第一批酒的时候,是惊蛰,一个春雷滚滚的日子。山匪们狂喝了一下午,最后醉倒了一大片,像地里被割翻的高粱粟。谁都没有想到,海青竟然会蒸烧酒。不仅会蒸酒,海青还会说书。原来从小到大,他一直偷偷在练说书。那天下着雨,山寨空地上搭起了棚子,海青就在这儿惊堂木一拍给山匪们说书。海青先说,爹,你听好,你儿子可是会说书的。海青接着说,哗啦啦三声炮响……小艾和小树、小叶也上山来了,小艾站在那片空地边上,对眉飞色舞的海青说,我们在山上不走了,你娶我。海青不理她,继续说书。说完书的时候,海青说,我那帮游手好闲的兄弟和日本兵拼命,都死在粟米地里了。小艾说,你什么意思?你娶还是不娶?
    我不娶。
    为什么?
    因为我得先替我那些兄弟报仇。
    铜锣寨的山匪,从此下山杀敌时,腰间都会挂着一壶酒,上面写着三个字:海半仙。有一天半夜,海半仙带人下山,蹿进黄家,不仅抢了他家的粮,还割了黄奇镶的头。消息传到铜锣寨,小艾正为山匪们赶冬衣。她没有高兴,也没有不高兴,一直等到海半仙走到她的面前,她才流下了两行泪。海半仙说,你哭什么。小艾说,我没有哭黄奇镶,我哭我偷偷爱着他的那几年光阴。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大全_原创短篇鬼故事-今日鬼故事网 Copyright @ 2011-2018 今日鬼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35225353号2

技术支持:地磅遥控器